东北新闻网

辛德勇出版《海昏侯新论》:刘贺墓园揭示出西汉都城以西南为尊

   11:53

  来源:南方都市报

辛德勇出版《海昏侯新论》:刘贺墓园揭示出西汉都城以西南为尊

  7月21日,“海昏侯身后的广阔世界《海昏侯新论》北京读者见面会”在北京三联韬奋书店(三里屯店)举行。北京大学教授、著名历史学者、《海昏侯刘贺》及《海昏侯新论》的作者辛德勇莅临现场,与读者分享《海昏侯新论》的写作背景以及自己从事历史研究多年的心得。当天北京天气极为酷热,地面温度达40摄氏度以上,但仍有不少读者慕名前来,在分享会开始前几个小时已到书店静静等候。

  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723b6f6cd78827e41b1a678f4af0c6e59f9.jpeg

  新书分享会现场

  2015年,南昌西汉海昏侯墓被发现,这一消息在很短的时间内传遍中国大地与世界各国。伴随考古工作的进展,一件件文物的出土,一段被尘封2000年的历史逐渐吸引了社会各界人士的目光。2016年3月,海昏侯墓出土文物展在北京首都博物馆举行,更是把人们对于海昏侯的关注推向高潮。就在这个时候,一位学者默默地开始了自己有关海昏侯相关问题的写作,当年10月,《海昏侯刘贺》一书由三联书店出版,很多读者通过这本书认识了作者辛德勇教授。《海昏侯刘贺》是第一部有关海昏侯及其时代的学术研究专著。作者以文献记载的刘贺生平为纵线,结合出土的文物,将汉武帝晚年至汉宣帝时期的诸多重大历史事件详细解说;又通过分析刘贺的经历与行事,揭示其个人的生活环境与性格特征。《海昏侯刘贺》被评为2016年“中国好书”。

  《海昏侯刘贺》出版后,辛德勇教授没有停止对海昏侯墓出土文物的关注,又陆续写出了多篇文章,介绍自己对海昏侯的相关研究成果。2019年6月,其中的十篇文章结集为《海昏侯新论》,由三联书店出版。诚如作者在《自序》中所讲,这本书是对《海昏侯刘贺》中未及详论的内容以及存在争议或者新思考的问题,诸如“海昏”名称的涵义、刘贺墓园的平面布局形态及其与汉长安城平面布局的关系、墓室出土《论语》残简的文献学价值、所谓“马蹄金”的政治文化意义及其与秦汉间金币形制的关系等进行深入探究,希望在社会文化和学术研究两方面都能够对海昏侯相关问题的研究有实质性意义的推动。

  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72367bea989defc44e98450c0e23fabd19e.jpeg

  辛德勇教授

  在新书分享会上,辛德勇提到一个关于海昏侯的比较重要的研究成果,即海昏侯刘贺墓园平面布局形态和西汉时期都城的平面布局形态之间的关系。“第一次海昏侯刘贺墓的文物在北京首都博物馆展览的时候,我特别去了,我当时一看就非常激动,心潮澎湃,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看到了海昏侯刘贺墓的展览,他所展现的海昏侯刘贺墓的平面的那个墓园的平面布局形态。这个布局形态让我一下子像西北回望,想到西汉长安城的城市布局。”

  关于西汉长安城的历史布局,学界有两派观点。一派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前所长刘庆柱为代表,认为 以北京故宫为代表的帝王都邑的以城市中轴线为划分的观点,是一以贯之的,从上古一直持续到清代。一派以复旦大学历史学者杨宽先生为代表, 中国古代在西汉以前,都城的平面布局上注重西南角,就是把贵者、尊者,简单地说帝王的居地放在城市的西南部分。

  从海昏侯墓园的展示可以看出,刘贺的墓正在整个墓园的西南角。考古学家经常说,“事死如事生”。辛德勇认为, 刘贺墓之所以在西南角,正是因为西汉长安城里从汉高祖刘邦开始,那个最高的宫殿未央宫就在长安城的西南角。“我们通过刘贺墓的发掘证明它不是偶然的,而是强烈的社会观念,这个观念就是以西南为尊。”

  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723cf59cc7659af4064b8062484d55f9712.jpeg

  历史研究既艰辛,又好玩,它让人对于人生和社会都有新发现、新认知。谈到多年从事历史研究的心得,辛德勇谦虚地表示:“ 我自己的学术研究是非常非常有限的,我学习的学科是中国历史地理学,是很狭小的一个、很偏颇的一个辅助学科领域,和它的主流有很大距离的。但是,如果我们认真地用我们的真心对待学术你就会发现,不管是从哪一个方向,哪一个视角切入历史的时候,你只要真心对待历史,实心探讨它,它会不约而同从不同方向介入一个历史的本质。”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海昏侯

  辛德勇

  刘贺墓

  刘贺

  三联书店

  阅读 ()

  投诉

达到当天最大量